首页---谁在给量产的“山寨通知书”开绿灯?


谁在给量产的“山寨通知书”开绿灯?

(2019-07-08 20:25:00)来自:光明网



  毕业升学季,不仅“野鸡大学”蠢蠢欲动,“山寨通知书”更是漫天飞舞。

  近日,澎湃新闻报道,江苏丹阳市公安局练湖派出所接到辖区某快递公司快递小哥的报警,这名快递小哥称,他收到了14份装有上海某技术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快递包裹,且送达每份录取通知书还会向签收人代收6元的资料费交给寄件人。

  警方一查,大跌眼镜。这些所谓的大学录取通知书,粗制滥造、无章无印。经讯问,嫌疑人朱某对违法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原来,他加入了几个QQ“招生代理群”,看到某机构正在发布上海某技术大学的招生业务,就签了代理招生协议和委托书,最后通过网络购买了数十名考生的个人信息资料、印制了大学录取通知书。要不是快递小哥警觉,这“私人订制”的骗局就可以完美收官了。因为据说已经收到假通知书的学生,正兴奋地等待9月份前往上海报到入学,开启崭新人生。

  闹剧叫人哑然,后果让人凛然。

  仔细甄别一下,“山寨通知书”之所以或能畅行无阻,大概离不开以下几个主要演员:贩卖学生信息的,伪造并且快递的,承担物流服务的,为上学饥不择食的……办案民警透露的一个细节让人倒吸一口冷气——“朱某交代,他还打算继续从网上购买10万条考生的个人信息,准备‘大干一场’。”如果没有这些应届考生信息,骗子自然不可能“精准投递”,那么,这些海量的低分考生信息究竟是怎么泄露出去的呢?这仅仅是考生自己隐私意识不够、还是灰黑产业又在其间作祟?

  至于快递公司,瓜田李下的,恐怕也要承担起码的行业责任。录取通知书一般都是由邮政快递统一寄送,且寄信人是以学校为单位。如果随便某个人或中介公司打个电话就能“安排”录取通知书的快递工作,这样的物流行业,显然已涉嫌“挣钱不要命”的底线下作为。好在丹阳的快递小哥有这份警觉,但是,这种关乎学生命运的事情又岂能靠快递小哥的个人素养来兜底呢?

  “山寨通知书”大致有两种:一种是最低级的,跟电信诈骗差不多,纯粹是骗个快递到付费抑或是转账汇款。另一种则是高级的,就跟丹阳的这起事件差不多,是骗子疑似与学校联手,“广撒网、多捞鱼”,钓到一个是一个。骗子挣个中介费,学校坑孩子一生。这样的学校,游走在合法招生与非法骗局的边缘,自当发现一起关停一家,要不然,还能指望与骗子联手抢生源的学校能教出怎样的社会建设者?校方恐怕不能在事发之后摊手耸肩。

  至于家长或考生,顶多承担注意义务。毕竟,公共治理中的坑洞与套路,不能用一句“傻子太多骗子不够”来一笑而过。说得更直白一些,保障每个考生不被“山寨通知书”骚扰,不能靠考生与家长和骗子斗智斗勇,而应该靠职能监管的积极作为。

  在今年的高考成绩公布查询之际,教育、网信、公安三部门再次发布了高考关于录取的谣言和防范提醒。不过,丹阳的“山寨通知书”事件亦是再次告诫职能监管部门:提醒和防范固然要紧,最要紧的,还是密织法治牢笼——从考生个人信息到高校招生规范、从快递物流责任到各方监督警觉,每个环节都须严防死守,让浑水摸鱼的骗子无计可施、无利可图。当然,谁给“山寨通知书”开绿灯,谁就该像黑恶势力一样被严惩。这个共识,需要司法来“举例说明”。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