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在检验和完善原有认识上用力


在检验和完善原有认识上用力

(2004-02-24 00:00:00)来自:《学习时报》/20040224/张绪文


    一个常常被忽视的认识环节

    马克思主义哲学把实践引入认识论,强调实践是认识的基础,认识为实践服务

;马克思主义哲学还把辩证法引入认识论,揭示了认识的辩证运动规律。

    讲到认识过程的辩证法,人们熟知的是“两个飞跃”,即从感性认识到理性认

识的飞跃,从理性认识到实践的飞跃。那么,就对一个事物、一个过程的真理性认

识而言,是否经过“两个飞跃”这样一个“圆圈”,就能够完成呢?对此,不能作

绝对否定的回答。如果客体较为简单,主体水平较高且做得非常细心,也有可能经

过一个认识周期,就能够获得对此一事物、此一过程的真理性认识。但是,在现实

生活中,这种情形十分罕见。《实践论》讲了“两个飞跃”之后,有这样一段话:

“一般地说来,不论在变革自然或变革社会的实践中,人们原定的思想、理论、计

划、方案,毫无改变地实现出来的事,是很少的。”“原定的思想、理论、计划、

方案,部分地或全部地不合于实际,部分错了或全部错了的事,都是有的。许多时

候须反复失败过多次,才能纠正错误的认识,才能到达于和客观过程的规律性相符

合,因而才能够变主观的东西为客观的东西,即在实践中得到预想的结果。”自然

科学某个领域的真理性认识的获得,需要几百次甚至几千次的实验。民主革命时期

,我们党经过大风大浪,有了两次大胜利和两次大失败的比较,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才认识到中国革命的规律。社会主义时期,我们有成功的经验,也经历过“大跃

进”的失误和十年“文化大革命”的灾难,才走上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

路。

    为什么对一个事物的正确认识,一般地说,要经过实践和认识的多次反复才能

够完成?这是由认识的主体和客体的状况所决定的。从认识的主体来看,一定历史

条件下的人,其认识能力总是有限的。他们不但受到自身“肉体状况和精神状况的

限制”,而且受到客观历史条件的限制。恩格斯说:“我们只能在我们时代的条件

下进行认识,而这些条件达到什么程度,我们便认识到什么程度。”从认识的客体

来看,客观事物的方面和本质,有一个逐步显现和暴露的过程。由于客体表现程度

的限制,即使主体十分努力,也常有始料不及的情形发生。

    恰恰是认识过程的这样一个环节,即认识的曲折性和反复性,常常被人们所忽

视。

    一种顺应认识规律的品格和功力

    对于一个事物、一个过程的正确认识,往往要经过实践和认识的多次反复才能

够完成,这是不可抗拒的认识规律。在完成之前,原有认识中,部分错了,大部分

错了,甚至完全错了,都是可能的。正因为如此,人犯错误,党犯错误,难以完全

避免。当然,我们希望错误犯得少一些,代价花得少一点,办法就是尊重实践的检

验,按照实践检验的结果矫正和完善原有的认识。这是认识主体顺应认识规律所应

当具备的品格和应当具有的功力。聪明的人,高明的党,总是从自己的、别人的,

正面的、反面的经验中学习,总是把历史当作一面镜子即“以史为鉴”,总是时时

关注认识见之于行动之后的信息反馈,并按照实践检验的结果矫正和完善已有的认

识。在这方面,经典作家为我们树立了榜样。试举两例:

    1848年,《共产党宣言》问世。过了二十多年,即1872年,马克思、恩格斯在

该书德文版序言中指出:“不管最近25年来的情况发生了多大的变化,这个《宣言

》所阐述的一般原理整个说来直到现在还是完全正确的。某些地方本来可以作一些

修改。这些原理的实际运用,正如《宣言》中所说的,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

条件为转移,所以第二章末尾提出的那些革命措施根本没有特别的意义。如果是在

今天,这一段有许多方面都会有不同的写法了。”《宣言》写成和发表的时候,社

会的史前史,成文史以前的社会组织,几乎还没有人知道。所以,《宣言》里有这

样一句话:“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后来,有了新的资料,

特别是摩尔根发现了氏族的真正本质及其对部落的关系,揭示了原始共产主义社会

的内部组织的典型形式。有鉴于此,恩格斯在1883年德文版序言的有关地方,用了

这样的表述:“(从原始土地公有制解体以来)全部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他还在1888年英文版上郑重地加了一个注,说明“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

争的历史”,是指“有文字记载的全部历史”。

    十月革命之后不久,列宁就明确指出,“现在一切都在于实践,现在已经到了

这样一个历史关头:理论在变为实践,理论由实践赋予活力,由实践来修正,由实

践来检验。”最初,列宁也接受了马克思、恩格斯的论断,认为社会主义社会将不

存在商品货币,企图按照一个全国性的计划把国内所有经济活动最大限度地联合起

来,把商品变为一种不经过市场而使社会消费的产品。实践结果证明,无论工人还

是农民,都不愿接受这种办法。1921年3月,联共(布)改行以粮食税为主要标志的

新经济政策,一定程度上恢复了商品货币关系。列宁从一段不算长的历史变化中觉

察到,不能按照马、恩设想的通过“劳动券”进行等量劳动交换,等量劳动交换只

能通过市场。在纪念十月革命四周年的时候,他总结经验说:“我们计划(说我们

计划欠周到地设想也许较确切)用无产阶级国家直接下命令的办法在一个小农国家

里按共产主义原则来调整国家的产品生产和分配。现实生活说明我们错了。”从这

里可以看到,当理论和现实发生矛盾的时候,列宁是立足于现实的。他十分尊重实

践的权威,强调“不是一次两次而是反复多次用实践经验加以检验”,并随时准备

根据实践检验的结果修正原有的认识。作为经济文化落后国家如何实现社会主义这

个历史课题的第一个探索者,有如此科学的态度,是多么难能可贵啊!

    一段历史经验给予我们的启示

    在我们党的历史上,有这样一个教训值得思索。民主革命时期,先后发生过三

次“左”的错误,其中,王明的第三次左倾错误,时间最长,造成的损失最大。社

会主义时期,“左”的错误差不多延续了二十年,从局部性的错误发展到“文化大

革命”那样全局性的错误。前面讲了,按照认识规律,人们对某一事物、某一过程

的正确认识,要经过实践和认识的多次反复才能够完成,犯错误是难以完全避免的

。问题是,能不能尽量避免同一种性质的错误愈到后来愈严重这种局面的发生?能

不能少花一些代价、少交一点学费,使主观和客观符合起来?应当说,这不是完全

不可以办到的。

    如前所述,办法是尊重实践的检验,按照实践检验的结果随时修正错误。上面

提到的民主革命时期三次左倾错误和社会主义时期“左”的错误,之所以延续时间

那么长,愈到后来愈严重,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尊重实践的检验,碰到南墙上也不

知道回头。其实,错误认识见之行动后反馈回来的信息不算少。就拿社会主义时期

来说吧,有直接来自群众的,如农民砍树杀猪,生产积极性不高;有来自高级干部

的,1959年庐山会议上,彭德怀、张闻天等不顾个人安危,把大跃进的后果反映给

党中央。遗憾的是,这些意见非但没有得到重视,提意见的同志还遭到无情的打击

。其结果是,信息渠道阻塞了,主观和客观不是愈来愈接近,而是愈来愈分离了。

这个教训很值得记取。它告诉我们,坚持唯物主义,必须尊重实践的检验,没有实

践检验这个环节作保证,就不可能作到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这个教训还告诉我

们,为了使我们的认识沿着正确的轨道发展,就必须在党内,特别是在党的领导集

体内建立民主机制,使大家能够畅所欲言,特别是保护少数人的不同意见,以保证

党的思想路线的正确贯彻,能够较好地坚持真理、发展真理,及时修正错误。

    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夕,我们党领导和支持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问题的

大讨论,破掉了“两个凡是”,重新恢复了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使党和国家

的工作走上了正确的轨道。十二大通过的新党章,对党的思想路线作了这样的概括

:“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实事求是,在实践中检验真理和发展真理”

。把“在实践中检验真理和发展真理”作为党的思想路线的一个内容写进党章的总

纲,这还是第一次。写上这句话,绝不是随意的,也不仅仅因为它符合马克思主义

认识论。应当说,这是我们党对历史经验进行反思得到的一个认识成果,或者说,

是党对如何坚持实事求是思想路线在认识上的深化。

    坚持在实践中检验真理,对于党的思想统一、步调一致,有重要意义。民主革

命时期和社会主义时期,我们党分别作过两个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目的是统一全

党的认识,办法是回顾、讨论党的历史,标准只有一个,就是实践,以实践为最高

权威。欧洲资产阶级革命时期,他们的启蒙学者崇尚“理性”,“一切都必须在理

性的法庭面前为自己的存在作辩护或者放弃存在的权利,思维着的悟性成了衡量一

切的唯一尺度”。我们崇尚实践,我们的“法庭”是实践,一切都要经过实践的检

验决定弃取。既检验错误的,也检验正确的;既检验普通人的认识,也检验领袖人

物的认识。鉴别正确与错误,把错误的东西抛弃,把正确的东西确立起来,都不能

离开实践标准。

    以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标志,我们的国家进入到通过改革开放进行社会主义现代

化建设的新的历史时期。这二十多年,成就举世瞩目,经验十分宝贵。邓小平说,

改革开放是一场大试验。他一方面强调:“看准了的,大胆地试,大胆地闯”;另

一方面又强调:“每年领导层都要总结经验,对的就坚持,不对的赶快改,新问题

出来抓紧解决”。对于跨入新世纪、面对新的机遇和挑战、肩负领导人民全面建设

小康社会历史任务的中国共产党来说,以实践为标准,认真总结十一届三中全会以

来的新鲜经验,是一项大工程,是一项基本建设。通过总结经验,力求对建设有中

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总规律和方方面面的特殊规律,有更加深入的了解和把握,对于

如何按照规律办事,如何解决面对的各种难题,提出切实可行的对策。

    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是1945年在延安召开的,当时正值抗日战争胜利的前夕,

全党团结在毛泽东思想旗帜下。七大会址(中央大礼堂)的左右两侧,有六处写有

同样的八个字:“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参观之后,使我们这些普通的共产党员

感触良多,深受教育。如果我们在总结历史经验的时候,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

义的艰难征途中,牢牢记住“坚持真理、修正错误”这八个大字,如果我们能够通

过体制改革和政治文明建设,形成自觉修错、自我完善的体制和机制,那么,我们

的党和国家将无往而不胜。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