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情·党魂·民心


国情·党魂·民心

(2004-02-16 00:00:00)来自:瞭望新闻周刊


  党的十六大结束不久,胡锦涛就与中央书记处的同志一起去了河北平山县西柏坡并发表了寓意深长的讲话。西柏坡之出名,是因为解放战争后期,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在这里指挥了三大战役,召开了著名的七届二中全会,并在从这里出发进北京时,说了“进京赶考”那一番风趣而富于哲理的名言。

  胡锦涛刚刚走上总书记的岗位就来到西柏坡,当然有一种象征意义,表明中国今后遵循的道路,仍将是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为核心的三代领导集体,带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开辟、继承、发展的道路。同时,读过胡锦涛的讲话,又深感这一举动并非仅是政治人物的象征性表态,而是包含着对国情、党魂、民心的深刻理解与提示,宣示了新一代领导集体施政的基本取向。

  胡锦涛在西柏坡的讲话,着重发挥的是毛泽东在七届二中全会讲话中提出的“两个务必”,即“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在这个历史关头重提这些老话,有着十分鲜明的现实针对性。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共产党对全国胜利的到来,估计会要用更长一些时间。结果只用了短短三年,就如摧枯拉朽、风扫残云,击败了国民党反动政权,多少出人意外。从农村到城市,从在野到执政,对于中国共产党,是一个根本转变。当时的毛泽东,头脑是清醒的。他知道,拥有几百万军队、看似强大的国民党,之所以如此不堪一击,兵败如山倒,根本原因是国民党政权已经烂透了,吏治腐败,贪污风行,经济崩溃、社会黑暗,民心丧尽。而共产党正是在黑暗中生活的人民惟一的希望。明朝末年,人们唱着“迎闯王,不纳粮”欢迎起义军的场面,又历史地再现。这一次,人民迎接共产党时唱的是:“共产党辛劳为民族,共产党一心救中国”;“她坚持抗战八年多,改善了人民的生活,她建立了敌后根据地,实现民主好处多”。人民希望共产党带来的,是一个独立、民主、繁荣、富强的新中国。能不能副民望,就成了中国共产党建立的政权能不能巩固的根本问题。因此,尽管在七届二中全会之前,毛泽东已在全党印发了郭沫若的《甲申三百年祭》,提醒全党不要重蹈李自成的覆辙,在七届二中全会上依旧又一次强调,全国胜利只是“一出长剧的一个短小的序幕”,今后的“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一定要警惕出现骄傲自满、贪图享乐、不愿再做艰苦工作的思想情绪。如果不坚决防范和克服这种情绪,党的事业就不能继续向前发展,甚至会失败。
毛泽东把全国政权的取得称作一个短小的序幕,说了历史,也说了国情。中国号称五千年文明古国,但有较多文字记载的历史,不过三千来年。在三千来年的历史记载中,勤劳智慧的中国人在这块土地上创造了令人歆羡的灿烂文明,但被史家称为“盛世”的,不过文景、贞观、开天、康乾几个时期,加起来不到三百年。而所谓“盛世”,也只是仓廪比较充实,府库比较富足,百姓生活还是不能免于冻馁。至于不是“盛世”的两千多年,“老弱转乎沟壑,壮者散而之四方”成了常态,遇到连年战争,更是“白骨蔽于野,千里无鸡鸣”。几千年间,吏治之坏,更无论矣。鲁迅把中国的历史分为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和欲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这一见解是十分深刻的。近代以降,加上帝国主义的侵略,割地赔款,百姓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中国近代以来的革命运动,其深刻的根源,就是中华民族求生存、求发展、求民主、求富强的强烈愿望。谁能实现这个全民族的理想,谁就能得到人民真心实意的拥护,谁就有资格取得真正的领导权。1911年的辛亥革命,1927年的北伐战争,曾使国民党取得了中国的政权。但是,国民党政府没有解决中国的生存、发展、民主、富强问题,相反,黑暗依旧,腐败依旧,凋敝依旧,百姓穷苦依旧。人民的希望落空了,最终抛弃了国民党。因此,在全国胜利的前夕,毛泽东提出了不但要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而且要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这个严峻问题。让中国富强起来,让人民富裕起来。这是比夺取政权更伟大也更艰巨的任务。

  这个任务之所以更为伟大、更为艰巨,系于中国的国情:一是底子薄,二是人口多并由此带来资源的相对短缺。“温饱”,仅仅两个字,看起来是那么简单,但过去几千年,多少“圣君贤臣”,绞尽脑汁也未曾解决,更不要说“小康”了。中国共产党执政后的五十多年,在走了一个大弯路之后,终于在后来的20多年中特别是近13年来,使中国经济有了巨大发展,人民生活有了明显改善。这成就是非凡的,完全有理由为此感到自豪。但是决不能自满,决不能懈怠,决不能停滞。成绩越大,喝彩声越多,越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因为,我们仍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的基本国情没有变,我们面临的基本矛盾没有变,我们取得的成就只是在伟大征途上迈出的坚实一步,要完成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要完成基本实现现代化、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历史任务,要走的路还长得很,肩负的任务还很艰巨,可能遇到的困难和挑战还会很多。我国的经济总量在世界诸国中可以名列前茅,但若按人均计算,排名就大为落后了;我国的发展速度令世人瞩目,但同发达国家的差距还相当遥远,再过五十年,我们也不过可以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我国已经基本上解决了温饱,人民生活总体上达到了小康水平,但现在达到的小康还是低水平的、不全面的、发展很不平衡的小康,我国农村还有3000万贫困人口,下岗职工和城镇贫困居民也为数不少,就业和社会保障压力增大,部分群众的生活还很困难;我国科技人员的总量在世界上或许可以算是最多的,但我国的科技水平尚远不能同科技先进的国家一较高下。在一个有13亿人口、生产力和科技教育文化都比较落后的发展中大国,要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绝不是一件轻而易举之事。这几年,出于不同的目的,国外称赞我们的话越来越多了。这固然是因为我们确实有了很大的发展,但在赞扬声中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就像毛泽东当年所说:“因为胜利,党内的骄傲自满情绪,以功臣自居的情绪,贪图享乐不愿意再过艰苦生活的情绪,可能生长。”如果不防止这种情绪,沾沾自喜,沉醉在一片颂歌声中,甚至自己也来制造颂歌,那么我们就会在赞颂声中走向失败。

  胡锦涛在引用了毛泽东关于“两个务必”的重要讲话后,郑重向全党指出:毛泽东这段论述中的两个重要思想具有长远的指导意义:“一是在伟大的成就面前,党内一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