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毛泽东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过程中的创新精神


毛泽东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过程中的创新精神

(2004-10-24 00:00:00)来自:抚顺职业技术学院/于英霞


    摘要:毛泽东以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雄才伟略,在深入研究中国具体实际的基础上,敢于打破思维一系列思想和经验的束缚,把马克思主义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为我们树立了创新精神的光辉典范。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创新精神;发散思维 ;比较思维;毛泽东思想

    江泽民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发表讲话时指出:“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毛泽东同志、邓小平同志。他们都善于根据实际情况的发展变化提出新的思想和理论,为我们树立了坚持科学精神、创新精神的光辉典范,”这里明确指出毛泽东是坚持创新精神的光辉典范。20世纪中国产生了两次历史性飞跃,形成了两大理论成果即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这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产物,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直接理论成果。毛泽东在其数十年革命生涯中,所以能成功地把马列主义普遍原理同中国实际相结合,创造性地开辟新民主主义革命道路提出了一系列关于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有独创性的思想理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史,就是一部不断创新的历史。毛泽东的创新精神对于我们今后更好地学习和继承毛泽东思想,激发人们的创新精神,提高创新能力都有现实意义。

    所谓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就是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理同中国实际相结合,使马克思主义具有中国的民族特点和民族形式。成为指导中国人民革命和建设的理论。毛泽东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过程中表现出的创新精神,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毛泽东善于打破思维定势束缚,同教条主义进行斗争

    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是毛泽东思想的精髓。也是毛泽东科学创新基础。1930年,毛泽东在《反对本本主义》一文中指出:“马克思主义的‘本本’是要学习的,但是必须同我国的实际情况相结合”。“毛泽东后来说:“这是一篇老文章,为了反对当时的红军中的教条主义而写的。那时没有‘教条主义’这个名称。我们叫‘本本主义’。”

    党的八十年的历史表明,急剧变动时代必然是一个呼唤创新的时代。毛泽东对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的探索过程,就是马克思主义与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进程,也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这无一不是与创新精神有关的。从最初对中国农民运动的深入思考和对中国社会各阶级科学分析,到第一次大革命失败后开始独立地在中国农村探索新的道路。以及到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道路的探索,毛泽东总是根据中国革命实践中碰到的新情况、新问题,进行了新的探索。形成了新的判断.提出了新的观点。在实践中创新性地发展了马克思主义。

    20世纪中国党内教条主义的盛行以及指导中国革命失败的惨痛教训,促使毛泽东在思考中认识到。要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必须反对教条主义。教条主义生吞活剥、照抄照搬外国经验。只会搬用现成的思想理论和别人得出的观点结论,来代替自己思考,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苏联经验神圣化,他们唯上、唯书,使中国革命遭受严重的挫折。毛泽东唯实、务实、求实,同教条主义作坚决斗争。写下光辉著作:《实践论》和《矛盾论》两篇重要哲学著作。对中国革命战争的经验作了总结。清算了“左”右倾机会主义、特别是“左”倾教条主义的错误,为中国革命的胜利提供了唯一正确的世界观个方法论。两篇重要文章为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奠定了理论基础,划清了辩证唯物主义思想路线和形而上学思想路线的界限。成为毛泽东理论创新的基础。能不能从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出发,打破各种固有的思维定势,如权威、本本、经验、盲从等思维定势的束缚,解放思想,进行创新。就成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把中国革命引向胜利的关键。   

    二、毛泽东勇于、善于开辟新的道路,将革命引向新的胜利

    20世纪上半叶,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直接理论成果是毛泽东思想,这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创新精神结成的硕果,是中国共产党集体智慧的结晶,其中毛泽东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毛泽东思想可以归纳为六个方面,以独特性的理论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在所有的创新理论体系中,有两次重大创新最为突出,是找到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以及开辟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改造道路。

    马克思主义认为,暴力革命是无产阶级夺取政权的普遍规律。列宁根据20世纪初的世界和俄国当时的政治经济新情况,提出无产阶级革命可以在某些薄弱环节上突破它,“社会主义可能首先在少数或者甚至在单独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内获得胜利”,并领导俄国无产阶级用革命的武装攻克东宫,取得十月革命的胜利,开辟了历史的新纪元。

    在半殖民地半封建中国。能否走苏联实行中心城市的暴动来取得革命的胜利的道路昵。王明等人把巴黎公社、俄国革命经验神圣化,他们对于中国国情不进行调查研究,不了解中国的历史状况和社会状况,极力主张“城市中心论”。使中国革命几乎到了毁灭的边缘。

    毛泽东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并把它与中国革命实践紧密联系起来,他从中国的国情出发,进行创造性地探索。1928年至1930年间,毛泽东写了《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井冈山的斗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等3篇文章,探讨了中国红色政权能够存在、工农武装割据等闯题.武装夺取政权革命道路的理论基本形成。1936年到1939年,毛泽东先后发表了《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战争和战略》、《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共产党人>发刊词》等文章,他认为,在中国这样一个政治经济发展不平衡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大国,城市中心道路是行不通的。在武装斗争实践基础上,进行了理论创新。进一步从理论上系统地论述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必要性与可能性,形成了完善的理论形态。中国革命在这一理论指导下,坚定地走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的武装斗争的道路。终于取得了革命的胜利。

    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后。面临如何实现从新民主主义向社会主义转变的问题。毛泽东又有了新的创造,形成了关于中国独特的社会主义改造的理论体系。制定了过渡时期的总路线、社会主义改造与建设并举的思想,提出了和平改造的原则。通过“赎买”的方式。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了社会主义改造。走了前人想走但没有走的道路。

    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从中国国情出发。对民族资本主义实行了赎买政策。毛泽东认为,中国能否实行和平赎买政策要看无产阶级手里有没有强大的政治经济力量。中国的资产阶级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官僚资产阶级,一部分是民族资产阶级。“我们把官僚资产阶级这个大头吃掉了,民族资产阶级这个小头想反抗也没有力量”。Ⅳ建国后人民掌握了强大的国家机器手里有武装力量,不怕民族资本主义造反;通过官僚资本没收官僚资本建立了社会主义性质的国营经济,掌握了国家经济命脉,同时农村合作化的展开割断了城市资产阶级和农民的联系.彻底地将民族资产阶级孤立起来。另外,毛泽东又分析了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两面性:“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时期,他有革命性的一面,又有妥协性的一面。在社会主义革命时期,他有剥削工人阶级取得利润的一面,又有拥护宪法、愿意接受社会主义改造的一面”。中国共产党与民族资产阶级有近30年合作的历史,民族资产阶级中的一些进步人士,是党的老朋友。民族资本主义经济也有积极作用。因此,对民族资本实行和平赎买的原则是完全可行的。

    毛泽东正是基于上述分析,从中国实际出发,运用马克恩主义基本理论,制定了和平赎买的原则。对资本主义经济实行利用、限制、改造、对资方人员采取团结、教育、改造。顺利完成社会主义任务。进入社会主义社会。   

    三、毛泽东善于运用发散思维与集中思维的统一,全面分析中革命实际

    毛泽东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过程中,以伟大的革命家的胆略。从中国革命实际出发。敢于打破权威思想的束缚,敢于打破苏联经验定势的影响。说出前人没有说出的话,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不仅如此,毛泽东在每一项工作中,都善于以多视角、多方位、多指向、多层面和系统的整体结构、整体功能出发,全面地观察与思考问题。

    毛泽东历来倡导“两点论”、“一分为二"的矛盾分析法,矛盾分析法是最普遍最重要的方法。他指出,任何事物都具有两重性。即都是正面和反面、肯定和否定的对立统一。全面地看问题,最本质的就是要看到矛盾对立的两个方面,不仅要看到它的正面,也要看到它的反面;不仅要看到它的肯定方面,也要看到它的否定方面。只有全面地看问题才能从总体上把握事物的矛盾。采取正确处理方法。避免由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的错误。他指出,矛盾分析法是研究任何事物发展过程所必须应用的方法。中国共产党必须学会这个方法。才能正确地分析中国革命的历史和现状,并推断革命的将来。比如在土地革命初期,党内存在着一种悲观主义思想。认为革命前途未免渺茫得很。毛泽东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文中指出,这是因为有的同志“对于一般情况的实质并没有科学地加以分析。如问革命高潮是否快要到来,只有详细地去察看引起革命高潮的各种矛盾是否真正向前发展了”。毛泽东所主张的“两点论”,是有重点的两点;他所主张的“重点论"是在全面分析问题的基础上的重点。是两种视角的统一。

    坚持对一切事物进行分析,首先必须全面地看问题。正是这种思维方式在实际工作和现实生活中的具体运用。毛泽东曾经指出“世界上的事情是复杂的,是由各方面的因素决定的。看问题要从各方面去看,不能只从单方面看。"要从不同的侧面去分析和解决问题。毛泽东具体分析了各种矛盾的发展。从而得出了反帝反军阀反地主的革命高潮不可避免地很快就会到来,“星星之火”很快就会发展成为“燎原”之势。事实上,在中国革命过程中,党和毛泽东同志始终坚持运用矛盾分析方法正确分析和处理各个时期的各种矛盾,从而引导革命取得胜利。

    毛泽东在分析问题时,注意按事物运动发展的层次进行深入的分析。他指出,必须从物质运动形式的矛盾开始,进而分析运动形式的各个过程,过程的矛盾的各方面.过程的各个阶段以及各个阶的矛盾各方面的特殊性;分析矛盾的过程是一步步深入,一步步具体化的认识过程。这一过程是分析与综合、归纳与演绎、逻辑与历史的统一的过程,因而通过这一系统的分析就能客观地、全面地、历史的、深入的把握事物的本质。毛泽东提出的这种系统的归纳方法,其实质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它要求对任何问题都必须根据其所处的具体条件,进行合乎客观实际的具体分析。

    同时。对于一切事物进行分析还要看到它的转化。毛泽东指出。任何事物的两重性在一定条件下都是可以相互转化的。所以我们向阶级敌人和向自然界作斗争中,一方面要从本质上看,从长期看,从战略上看。我们能够胜利,从这一点上建立我们的战略思想。但是,另一方面又要重视它,不能掉以轻心,要作艰苦奋斗的思想准备,从这点上来建立我们的策略思想和战术思想。毛泽东说:共产党人对待一切斗争任务,都应该是这样,首先藐视它,  “然后才是重视事物。重视每件工作,重视科学研究.分析事物的每一个矛盾侧面。钻进去,逐步地认识自然运动的法则和社会运动的法则。然后就可能掌握这些法则.比较自由地运用这些法则,一个一个地解决人们面临的问题,处理矛盾,完成任务,使困难向顺利转化。”

    四、毛泽东善于运用比较思维揭示中国革命和斗争的规律

    毛泽东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过程中,正确运用比较思维.来揭示中国革命和战争的规律。这一基本方法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毛泽东把中国的无产阶级和欧洲无产阶级进行比较,得出中国无产阶级受压迫最深。所以革命最坚决、最彻底的结论。把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革命和欧洲革命进行比较。得出中国革命不可能走俄国式的“城市中心”的道路。而只能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这是毛泽东在革命道路理论上对马克思主义的重大创新。毛泽东把中国的各个阶级进行比较。从而分清了敌我友,解决了中国革命的首要问题,奠定了中国革命统一战线的基础。毛泽东把“一次革命论”的左倾思想和“二次革命论”的右倾思想进行了比较,指出,中国革命既不是“一次革命”,也不是。二次革命”。中国革命必须分两步走。第一步是民主革命,第二步是社会主义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必要准备,社会主义革命是新民主主义的必然趋势。通过这一比较.毛泽东创立了薪民主主义革命理论.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毛泽东在抗日战争时期通过分析中日战争中政洽、经济、军事、外交、人心等方面的异同、优劣、变化和发展的趋势。毛泽东得出:抗日战争必然经过三个发展阶段,即敌之战略进攻。我之战略防御;敌之战略保守,我之准备反攻;我之战略反攻,敌人战略退却。从而确定了党的持久抗日的战略方针。从而既驳斥了“亡国论”的悲观论调,又驳斥“速胜论”的盲目乐观态度。揭示了抗日战争发展的基本规律。对马克思主义军事科学是一重大理论创新。    

    总之,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过程中.毛泽东为我们树立了光辉典范。离开了创新精神,就谈不上毛泽东思想;不讲创新精神。就不可能深刻地把握毛泽东思想的科学内涵和历史价值.也就不可能从毛泽东思想中吸取前进的力量。创新精神贯穿于毛泽东思想之中。它既是毛泽东思想形成和发展的不竭动力,同时又给中国人民留下一笔宝贵财富.它将成为改革开放今天和明天民族进步的灵魂,为民族振兴的强大精神力量。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