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全方位、多层面、立体化的开放办学——湖南理工学院开放办学理论诠释


全方位、多层面、立体化的开放办学——湖南理工学院开放办学理论诠释

(2006-03-13 00:00:00)来自:光明日报/彭时代


    引言:开放办学是高等教育促进人的全面、自由与和谐发展的必然选择,是高校激发办学活力的有效途径,是教育者对学生发展差异性的尊重与多样性的理解,开放办学应是全方位、多层面、立体化的。开放办学要求我们实现目的观、质量观与教学观的转变;坚持内部效益优化,实现教育资源共享;回归生活世界,实现教学、科研、服务良性循环;扩大国际交流与合作,提高学校可持续发展竞争力。

  一、开放办学的基本内涵

  开放办学是一个相对于封闭办学而言的老话题,人们习惯理解为对外学术交流,产、学、研结合等等;其实这些只是开放办学的部分手段或形式,在当今高等教育日趋国际化和大众化的新形势下,我们必须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从更宽广的角度和更深的层次上把握其本质内涵,以更好地指导我们的办学实践。

  开放办学是高等教育促进人的全面、自由与和谐发展的必然选择。马克思在其人的全面发展学说中指出,人全面发展的最基本的层次就是人的智力与体力的最充分、自由、和谐与统一的发展。传统教育模式之所以不能实现人全面发展的目标,就在于人的智力与体力没有真正实现完善的结合,开放办学就在于使主体不断打破各种现代教育制度的限制,在广阔的社会与生活环境中选择性学习与创造性活动,使人有全面自由发展的空间和可能性条件,实现个体智力与体力和谐结合,使个体主体性得到真正的还原,缩短实现教育目的的进程。

  开放办学旨在激发学生生命能量。开放办学关键要有高远的视野,开阔的心胸,千方百计满足学生需要,以激发学生生命能量。人类个体发展是立体的、多维的,其过程需要更广阔的空间和时间;教育不仅是个体学科知识与专业技能的获得,而且是个体生命独立、自由与人格力量的养成过程,是赋予个体和谐精神与能力以提升其生命质量和升华人生境界的过程。开放办学在于整合一切有利于人发展的教育力量,实现知识与财富的联结、贯通。学校要打破校际界限,充分利用教育资源,实现教育因素与学生生命能量的良性互动和相互促进。

  开放办学应该是全方位、立体式的。开放办学是一种自由的教育组织结构,它能把学习者吸引到一种充满反思与创造的复杂活动中。互动与对话成为教育的主要形式,学校与社会在不断地互动与冲突,教师与学生在不断的对话交流,这种自由方式是大学成长发展的重要条件,它使大学师生具有思想家的性格特征,教师与学生不再是一种教与学的关系,而是一种服务与被服务的关系。教师给学生提供积极的、全方位的服务,而学生则利用多种渠道自主探索学习知识。生活、社会和实践成为重要的课程形式,学生接受知识的途径广泛化,学生的许多知识来自媒体、图书馆、企业、社会实践及社会交往中,而不是来自于一个教师、一个专业或一个学校中,学生在自己的社会交往与生活体验中,会选择自己的生存方式,把握自己的命运,改变自己的人生。

  开放办学是对差异性的尊重与多样性的理解。一方面,开放办学体现了教育尊重人类个体发展差异性的科学规律。学生有求知、成才的渴望,当学校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时,可以做引路人,让所有的学生“往自己天赋能量”的方向走,让所有的学生到社会上寻找适合自己的位置。另一方面,开放办学是对人才多样性的包容。不能忽视人才的多样性,比如说,一个职业工人或商人都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教师,而我们的教师进入车间也可能是一个学生。因此,开放办学不仅是理智上对不同知识与价值的理解与接纳,而且是情感上对他人的包容与理解,体现了教育的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的统一。

  二、开放办学的现实必要性

  我们积极践行开放办学,既有历史渊源,也是时代发展对高等教育的新要求与新挑战使然。

  开放办校得益于我院的地域优势和历史渊源。岳阳是湖南省沿长江的唯一开放城市,湖南理工学院是岳阳唯一的本科高校,其前身是1903年美国教会创办的贞信女子中学,开放办学的文化基因在潜意识中影响着我们的办学理念。1985年,我们成为湖南第一所招收留学生的专科院校,直到今天,我院留学生教育在省属本科院校中居于领先地位;“入世”以后,学院制定了《湖南理工学院2010年发展规划》,提出到2010年,把学院建设成为学科门类比较齐全的多科性地方高校,成为湖南省唯一沿江开放城市岳阳的教育、科技和学术文化交流中心。这一发展目标为学院坚持开放办学、走特色兴校之路作了行动指南和理论注解。

  开放办学的内部动力来自高校自身的功能转换。大学功能的衍变,大体经历了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强调教学与人才培养的功能观。中世纪的大学最初由一些职业行会演变而来,其办学目的是培养教会神职人员、官吏、法官、律师和医生。第二阶段是科学研究的功能观。18世纪末19世纪初,德国大学将研究和发现引入大学教育过程,倡导学术自由与大学宁静,这为大学的封闭性奠定了理论基础。第三阶段是社会服务的功能观。19世纪末20世纪初,著名政治家兼教育家托罗斯·杰弗逊创办了弗吉尼亚大学,主张“州立大学应成为建设各州的智囊团和人才的策源地”。1862年,《莫里尔法案》颁布,一大批赠地学院产生,刺激了美国大学为工农业生产服务的发展动力。此后,随着经济的繁荣及“人力资本理论”等一系列新理论的提出,高等教育与市场经济的联系就日益紧密。第四阶段是复合功能观。21世纪,大学是知识产业的中心,教学、科研与服务的复合功能广为人知,知识在整个社会发展过程中从未像现在这样居于中心地位。

  开放办学的外部动力来自社会经济形式的急剧蜕变。社会的不断发展对高等教育提出了新的要求。人类进入知识经济时代以来,经济的发展已不再主要依靠密集的劳力和粗放的产业,而主要依靠信息、技术与智力;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使得科学不断分化,知识急剧增长,知识物化过程缩短;社会分工不断重组变化,新的劳动岗位不断产生,劳动者个体对劳动的选择性与劳动过程的流动性将更加突出和明显;计算机为代表的信息管理系统,使生产组织的管理机构更具灵活性,管理将进一步高效化、科学化;“创新”对于生产的发展及发展的质量具有决定性作用。这就要求大学必须增强获取知识和信息的能力,更新仪器设备,实现网络化,为自己的知识更新创造条件,要下功夫造就一批真正能站在科学技术前沿的学术带头和拔尖人才,以带动和促进民族科技水平和创新能力的提高。哈佛大学前校长DerekBok在《走出象牙塔》一书中极力倡导大学由象牙塔融入社

 

关闭窗口